• <tr id='ju81g'><strong id='ju81g'></strong><small id='ju81g'></small><button id='ju81g'></button><li id='ju81g'><noscript id='ju81g'><big id='ju81g'></big><dt id='ju81g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ju81g'><table id='ju81g'><blockquote id='ju81g'><tbody id='ju81g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l><u id='ju81g'></u><kbd id='ju81g'><kbd id='ju81g'></kbd></kbd>

      <span id='ju81g'></span>

        <acronym id='ju81g'><em id='ju81g'></em><td id='ju81g'><div id='ju81g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ju81g'><big id='ju81g'><big id='ju81g'></big><legend id='ju81g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
        <code id='ju81g'><strong id='ju81g'></strong></code>
        <i id='ju81g'></i>
        <dl id='ju81g'></dl>

        1. <i id='ju81g'><div id='ju81g'><ins id='ju81g'></ins></div></i>
          <fieldset id='ju81g'></fieldset>
            <ins id='ju81g'></ins>

            守一輩子的秘密

            • 时间:
            • 浏览:10

            楊冰跟趙興的年齡一樣大,都是五十歲整。小時候住前後院,趙興比楊冰早生瞭兩個月。楊冰母親早亡,跟著父親長大,雖是個女孩,但從小就很頑皮。

            趙興傢窮,父親患有小兒麻痹後遺癥,在街上支瞭補鞋的攤,一傢的吃穿用度就都從這兒來。趙興很爭氣,從小就學習好,每次考試都是第一。楊冰的父親時常嘆息,這麼好的孩子,命運卻如此不濟。

            沒上完初中,楊冰就回瞭傢,又不夠打工的年齡,隻能在傢裡傢外晃蕩。

            一轉眼,趙興高中畢業瞭。因為傢裡窮,上不起大學,趙興決定打工。但楊冰的父親愛才,看看自己的野丫頭,就有瞭私心,說願意出錢資助他上個師范學校,前提是畢業後得和楊冰成親。趙興猶豫再三,最後還是答應瞭。要說他對楊冰倒是挺喜歡的,卻是那種哥哥妹妹之間的喜歡,至於男女之事,他從沒想過……

            在他上學的第二年,楊冰在縣城裡的紡織廠上瞭班。都說女大十八變,長大瞭的楊冰文靜秀氣瞭不少,對趙興卻是一門心思地好。可趙興始終對她愛不起來,他說的,楊冰聽不懂;楊冰說的,他又沒興趣聽,加上趙興的雙親相繼離世,他就不太願意回來瞭。

            趙興臨畢業那年,楊冰的父親突發疾病去世,一句話都沒來得及交代。等喪事辦完,也該履行諾言辦婚事瞭,不然怎麼辦?總得給人傢女方傢裡一個交代吧。沒想到,楊冰拒絕瞭,她說:還是做兄妹好,我沒什麼文化,就算是結婚瞭日子過得也不會舒展,倒不如各自找適合自己的人過日子,不累!趙興有些遲疑:那之前的約定?楊冰笑瞭一下,說:不提那些瞭,哥,做我親哥吧。這樣,我也算有個娘傢人瞭。

            趙興有些內疚,但也松瞭一口氣,這正是他想要的結果。其實,趙興上大學時候有個相好的,如今楊冰竟然直截瞭當地拒絕瞭他,正如瞭他的意。

            半年後,趙興和女孩結瞭婚,也如願進瞭一傢好單位。他躊躇滿志地想,生活終於也算是善待瞭他一回。後來,楊冰也結婚瞭,是廠子裡的同事,對她挺好,趙興也就放瞭心。時間一晃就是二十多年,這些年,他們兩傢一直都親親熱熱地來往著,就像真正的兄妹一樣。

            楊冰的兒子去非洲援建鐵路瞭,常年不回來,退休後的她和老伴喜歡上瞭旅遊,盡享晚年的幸福生活;趙興活得也挺滋潤,但一輩子沒生養,老伴也在三年前去世瞭。

            天有不測風雲,楊冰和老伴雲南旅遊的時候突發意外,老伴不幸遇難,楊冰雖然活瞭下來,卻下半身癱瘓,而且說話嗚嚕嗚嚕。趙興一時半會聯系不上她的兒子,沒辦法他隻能在所有需要簽字的文件上簽瞭字。然後,將她用輪椅推回瞭傢。

            命運仿佛給他們開瞭個天大的玩笑,繞瞭許多年,他們終於又在瞭一起。每天早上,趙興都會推著楊冰去附近的公園散步,沒有人能聽懂她的嗚嚕嗚嚕,隻有他能聽懂。

            那天,在公園裡遇到瞭楊冰的老同事,聊著聊著就聊到瞭年輕時候的那些事,他才知道當初楊冰為什麼拒絕自己。原來,那一次她去學校看他,無意中看見他和那女孩手挽著手走在一起……那次回來她哭瞭幾天,不巧的是,一星期後,她父親也去世瞭,親情和愛情轉眼之間一起坍塌。趙興愣住瞭,心如刀絞,以前一直用是她先反悔來安慰自己愧疚的良心……

            楊冰有些責備地看著同事,嗚嚕嗚嚕地說:你不是答應一輩子保密的嗎?咋說話不算數?趙興溫柔地看著她,認認真真地給閨蜜翻譯著她的話:她說的是,不要緊,現在在一起也不遲!她驚愕地看著他,眼睛使勁兒撲閃,嘴裡更加焦急地嗚嚕著。

            他俯下身子,暖暖地握住她的手,說:傻瓜,一輩子有多長?一個秘密能守多久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