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i id='iz7g'></i>

      <span id='iz7g'></span>
      <fieldset id='iz7g'></fieldset>

        <dl id='iz7g'></dl>
        <acronym id='iz7g'><em id='iz7g'></em><td id='iz7g'><div id='iz7g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iz7g'><big id='iz7g'><big id='iz7g'></big><legend id='iz7g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
          <code id='iz7g'><strong id='iz7g'></strong></code>

          <i id='iz7g'><div id='iz7g'><ins id='iz7g'></ins></div></i>
          <ins id='iz7g'></ins>
        1. <tr id='iz7g'><strong id='iz7g'></strong><small id='iz7g'></small><button id='iz7g'></button><li id='iz7g'><noscript id='iz7g'><big id='iz7g'></big><dt id='iz7g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iz7g'><table id='iz7g'><blockquote id='iz7g'><tbody id='iz7g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l><u id='iz7g'></u><kbd id='iz7g'><kbd id='iz7g'></kbd></kbd>
          1. 紅舞鞋

            • 时间:
            • 浏览:16

              夢裡花落知多少
              舞蹈學院。正是楊柳細飛時節。黃昏下的光影,正追著要暗下去的腳步,在校園小徑上,若有若無,輕快跳躍,仿佛調皮的13歲女孩兒。
              涔,穿著白色的連衣裙,一雙紅色佈鞋子,踏著石板路,一格一格地蹦,低著頭,撞到來不及躲的人,便抬頭頑皮一笑,再低頭跳開去。直到滿頭大汗,跳完這條小徑,就看到瞭背著書包中規中矩站在樹陰下的陳木。
              "小哥。"涔跳到陳木的鼻子底下,攤開手放在小哥眼睛下面,笑瞇瞇地望著小哥。陳木便拉著涔細細的手臂坐在長椅上,拿出一塊藍手帕,微皺著眉嘆著氣,幫涔擦黑白條的一雙手。然後從書包中拿出一塊大大的巧克力。涔便咬著下嘴唇說,小哥,我要是胖瞭被人發現怎麼辦?!陳木,便忍住笑說,你是最漂亮的,不用擔心,你吃瞭,都胖在我身上瞭。涔便瞇起眼睛,開心一笑,低頭吃巧克力去瞭。吃完,一抹嘴,嘆一口氣,說,今天過得真好。陳木,牽起嘴角一笑,說,臭丫頭,小饞貓。
              小哥,涔在後面用兩個手指頭拎著陳木的襯衫說,你說我有一天會從毛毛蟲變成蝴蝶嗎?陳木就任涔拉著,不回頭,慢慢拖著涔往前走,說,嗯,會的,涔涔是最美的蝴蝶。涔就會一步跳到陳木的後背,賴在陳木的背上,說,完瞭,小哥,沒電瞭。陳木便拎著書包,背著涔一步一步順著林陰路回傢。
              隻為舞蹈而生
              陳木問涔,長大幹什麼?涔說,跳舞啊。我當然跳舞。涔鄭重地站起來,說,我要一直跳下去,直到腿跳沒瞭。
              涔想像不出不跳舞的自己會去做什麼。生在舞蹈學院,長在舞蹈學院,媽媽跳舞,小姨跳舞。自己不跳舞,怎麼可能呢。就像小哥,要是不穿著白襯衫背著書包去上學,那怎麼可能。
              涔,隻為舞蹈而生。
              雖然從小到大,涔從未見過爸爸的照片,媽媽從沒對她說過什麼。涔便不問。隻有小姨說,涔,等你大瞭,就知道,還有另外的世界。涔便望著小姨,不問一個字。可是13歲的小哥曾說,涔,我是你的小哥,長大瞭可以像爸爸一樣照顧你。
              紅絲帶
              涔過14歲生日。媽媽不在身邊,涔習慣瞭。在媽媽的眼中,也隻有舞蹈。她也是為舞蹈而生的。涔和小哥,坐在花陰下,數著他們從小到大每一年的生日都在做什麼。小哥說,涔涔,等咱們老掉牙,還年年坐在這想,我們每年生日都做瞭什麼。涔笑,才不。你到時牙都沒瞭,難看死瞭,我才不要和你坐在一起。陳木說,到時我有假牙嘛,還是很好看的。
              涔生在初夏,隻比陳木晚瞭10天。那一年的生日,好大的太陽。
              然後就看見小姨逆光站在涔面前,拉瞭涔走。涔也不問,從小到大,如果沒有人告訴她為什麼,涔從不開口問。走到舞蹈學院主樓門前,小姨蹲下來,用手攏住涔垂下來的頭發,說,涔涔,媽媽在紐約出瞭意外,你和小姨去嗎?涔也幫小姨攏瞭一下被水打濕的頭發,慢慢點點頭。
              涔一聲不響跟著小姨,她們不再有別的親人。直到把媽媽運回國內,安葬。站在人群暗影裡的涔,聽見舞蹈學院的院長對小姨說,你怎麼可以把她帶去,她才幾歲?小姨隱忍卻堅持著說,那是她惟一的媽媽。她不去,難道你去嗎?
              小姨慢慢蹲下身,抱住涔說,涔涔,難受就哭出來吧,有小姨在。涔涔,隻望著小姨,沒有眼淚。也慢慢說,小姨,你難受就哭出來吧,有涔涔在。
              寒梅初綻
              16歲,涔留校,與小姨一樣,成為一名舞蹈演員,教與自己差不多大的孩子跳舞。
              陳木上高一。還是白襯衫,大書包。放瞭學第一件事還是跑來看涔。涔還是笑笑地叫一聲,小哥。小哥便會變出涔的巧克力來。
              那所有樹陰下的斑駁光影,就這樣伴著他們一起長大。
              涔16歲生日,小姨在外地演出。小哥便逃學,兩個人窩在傢裡自己做大餐。小哥給涔做瞭柿子雞蛋湯,雞蛋炒柿子。兩個頭埋在一起,大吃二喝。然後點燃蠟燭,小哥讓涔涔許個心願,涔說許好瞭,兩個人便一起吹熄蠟燭。小哥問,涔涔許瞭什麼心願。涔涔一笑,不告訴你。小哥說,從現在開始,每一年的生日,都要我給你做飯才行。涔涔就說,難吃死瞭。小哥說,我以後可以學啊。
              涔18歲,學院公派她去英國交流一年。涔問陳木,小哥,我去嗎?陳木,笑笑說,去吧。明年我也考到英國去,我們就可以見面瞭。涔問,真的嗎?陳木拍拍涔的腦袋瓜說,小哥什麼時候說話不算數?
              小哥去機場送涔,用長長的手臂攬住涔,說,臭丫頭,在外面乖乖的,要是讓我知道你不聽話,哼哼,等我去瞭英國修理你。然後遞給涔涔一個小紙包,說上機再看。小姨抱住涔,淚濕,涔涔說,我還沒走哪,就舍不得我瞭?我走瞭,正好不用煩你瞭,趕快談戀愛,人老珠黃地把自己嫁瞭吧。小姨攬著涔說,涔涔,答應小姨,從今天開始,無論遇到什麼,都不允許自輕自賤。涔,眨眼睛,笑笑的不應。
              打開小小的紙包,是一層又一層的絲綿,裡面有塊玉,上面雕著:木石前盟。黃色的紙條上有一句話,涔涔,無論相隔多遠,記得這是我們的約定。
              大霧下的想念
              倫敦總彌漫著大霧。涔,穿行在濕冷的空氣中,腳步輕快。
              涔的世界簡單,純凈。讀書,跳舞,寫信給小姨和小哥。
              陳木問涔,涔涔,孤單嗎?涔說,不。在大霧中想念你們,很踏實。
              涔收到小姨的來信,裡面是一條紅絲帶,那是舞鞋上最美的蝴蝶結。小姨告訴涔,涔涔,這是媽媽當年留給你的。媽媽也給你留瞭一封信,下個月我會去看你。
              如果
              涔涔:
              我是媽媽。
              今天是你14歲生日。涔涔,你說過,你要化成最美的蝴蝶,永生在舞臺上。這是好美的句子,可是並不要真的那麼做。像媽媽當年那樣,為瞭跳舞,可以做到一切不可能的事。如果你那樣執著,總有一天,當你愛上什麼人的時候,你會為他全然放棄或全然毀滅。
              不要為舞蹈而生,才能不為愛而亡。有時,愛也是一種毀滅。
              媽媽從不曾跟你講起爸爸,你從不問。媽媽甚至難以想像,你還這麼小,竟然可以做到。就像媽媽很少抱抱你,因為抱住你的時候,媽媽能感覺到爸爸的存在。媽媽,沒有勇氣。
              媽媽想告訴你,你、媽媽,還有爸爸的故事。14年來,我們一直守在你身邊。
              媽媽,這一生隻愛過一個男人。遇到他時,他已經在談婚論嫁,可是媽媽泥足深陷。媽媽這一生太驕傲,年輕時不懂,懂時已經沒有機會回頭。媽媽以為自己的美,可以戰勝一切世俗,包括權勢。
              媽媽錯瞭。並且一錯再錯。
              媽媽在這麼多年的等待之後,終於明白,其實媽媽無可等待。你的爸爸並不曾真心愛。如果他愛,他不會要我等待。而這自私殘酷的愛,誤瞭你。
              媽媽一生除瞭跳舞,並不曾真正被人愛過,也不曾真正愛過你。媽媽無可留戀。
              這條紅絲帶,留給你,媽媽愛你,雖然這麼多年,媽媽甚至不曾抱抱你。
              涔涔,要懂得及時轉身。無論什麼時候,不能放棄自己。
              媽媽,愛你。原諒媽媽。
              你的爸爸,叫陳染。原諒他,因為媽媽愛他。
              葬
              涔回舞蹈學院已是半年後。涔長大。
              涔去見瞭陳染,站在他的辦公室,涔第一次仔細看瞭他的辦公室。然後把目光落在他的身上。她隻看著他,無話可講。
              陳染問他,你想要什麼。涔笑,要什麼你都給嗎?
              陳染說,物質上的,我全部能給。
              涔說,好。
              涔去瞭上海讀書。在舞蹈學院消失。
              涔回來時,陳木已經去瞭倫敦,去讀書,讀他喜歡的生物化學。小姨去瞭瑞士,不再跳舞。涔和小姨收拾東西時,涔突然問小姨,我們都不跳舞瞭嗎?小姨停住,無法回答涔。
              送走瞭小姨,涔自己坐飛機去上海。傢,就這樣一個個離開,被放下。除瞭舞蹈,她們一無所有。如果不跳舞,一切像水上波痕。
              我將把你遺忘
              涔讀瞭經濟學,同時修法語。涔的數學太弱,請瞭補習老師,從初中課程一點點教起。除瞭學習,涔不邁出校園一步。教室,圖書館,是涔全部的世界。還有給小姨寫信。
              小姨:
              上海的11月很美,走在南京路上,可以看到很多漂亮女子,修長的腿,在微涼的空氣中穿行,像魚兒遊過清涼的水,仿佛有微微的風掠過。我請瞭傢庭教師,幫我補習數學。涔涔好笨的,從來沒算對過題。我會努力的,不要擔心。
              小姨,你還好嗎?
              小姨:
              過年,我不去你那裡瞭,我留在上海溫習功課。見不到你,會寂寞,可是我知道,你一直在我身邊。涔涔長大瞭,我知道我做什麼,放心吧。
              小姨,你快樂嗎?
              小姨:
              上海的春天,好美,雖然有些空氣浮躁,可是很熱鬧。小姨,我交男朋友瞭。他人很好,高高的個子,有點黑,是湖南人。有一雙很漂亮的大眼睛。一直在幫我補習數學。下次,我把他的照片寄給你。很帥的男孩子。
              小姨,你幸福嗎?
              小姨:
              我考試得瞭第一,他請我去吃瞭飯。我們一同在南京路上走,他牽瞭我的手,送瞭我一隻紫晶的手鐲,很漂亮,有風的時候,會輕輕碰觸,像泉水跳過小石子,心裡有小小的喜悅。
              小姨,想念你。
              小姨:
              他的爸爸媽媽來看我。是很和氣的一對老人,我們一起在校園外吃瞭飯,然後散步回來。
              突然有一點不真實的感覺,戀愛就是這樣嗎?
              他對我說,他愛我。小姨,那一刻,我的心好疼。
              我很想念你。我才知道,無論,相隔多遠,我們始終是連接在一起的。
              我們在佛前許願
              浩,在涔第一次踏進教室的時候,看見涔蒼白、沉靜,像陷落的海底之心,無人可以驚擾。他替她補習數學一年,她沒認真看過他。等涔可以自己做高數時,第一次對他綻放笑容,雖然那如雨落梨花,不著痕跡。
              涔像他的一個小小的夢魘,有些事明知,卻拿自己無能為力。
              他第一次在佛前牽她的手,是在相識兩年以後。涔的手心冰涼,在上海的6月。他轉頭看涔,涔隻抬頭望著佛陀。然後慢慢轉身對浩慢慢微笑,問他,如果有一天,你的城池陷落,你將如何?
              浩不知道,如何呵護涔,因為浩知道,她的魂不在這裡。可是,浩無法放手。有些相遇,無法挽回。除瞭等待,我們無力改變時光的痕跡。
              奈流光無力
              涔就這樣讀到大四,在上海這座城市,沒人知道涔會跳舞。涔也從不曾在上海的流光裡,舞動自己的腳步。涔會想起以前的自己站在誰的面前,說,我當然跳舞,直到腿沒瞭。
              小姨結瞭婚,嫁瞭一個和藹的瑞士佬,來看瞭涔一次。小姨說,涔涔,浩是不錯的人。雖然小姨知道,你青春還長,可是,一生再長,真正能愛的人有幾個?他懂得等待,你還要什麼呢?涔笑,浩如水波,無聲中有著巨大的力量。可是,我知道,無聲中的他,是如此疼痛。
              那一年聖誕,涔與浩去普陀。盛大的煙火下,是浩與涔安靜的臉,他們的手是緊握的。夜裡,涔與浩倚著賓館的玻璃窗,聽浩給涔講小時候如何過年。涔睡瞭一小下,醒來,看見浩的眼光明亮,宛如天幕中的星,在床邊握著她的手,用眼光為她哼唱搖籃曲。
              小涔,不哭,我知道你要和我說什麼。可是,讓我守著你吧,夜裡害怕的時候,可以看到我在你身邊,有我握著你的手。
              浩,你於我有恩,我於你……浩掩住涔,不讓她再說下去。
              小涔,上海好美,讓我可以遇見你。
              奈重逢,波不顧人
              小涔開始實習,她進瞭上海國際貿易中心。穿行在上海街頭,涔再不是4年前無聲無息的小女孩。上海仍然是不熟悉的,卻不再陌生。浩碩博連讀,還在學校做著乖學生。等涔下瞭班,回到學校,浩便牽著她,坐在上海校園安靜的夜色裡。日子就這樣天長水遠,淡然自若。
              6月1日。下瞭班的涔,買瞭一個大大的史努比,滿心滿懷地抱回來。嘴裡還忙著吃一個快要融化掉的聖代。夜色,正慢慢襲來,影正將天光轉成淡紅淡金色。轉過林陰路,涔一跳一跳地往宿舍來。然後看見站在樹陰處的男孩子,有花瓣緩緩落下,男孩子正看著她這樣一路跑跑跳跳地過來。慢慢地笑著。
              涔,停下腳步。
              1432天,小哥,已經長成男子。
              像當年在樹陰下等待涔涔一樣,他還站在那裡。涔涔會把小黑手掌放在他眼皮底下,然後被刮著小鼻子,等著巧克力變出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