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ins id='i74lh'></ins>

    <code id='i74lh'><strong id='i74lh'></strong></code>
    <span id='i74lh'></span>

    <i id='i74lh'><div id='i74lh'><ins id='i74lh'></ins></div></i>

    1. <fieldset id='i74lh'></fieldset>
    2. <tr id='i74lh'><strong id='i74lh'></strong><small id='i74lh'></small><button id='i74lh'></button><li id='i74lh'><noscript id='i74lh'><big id='i74lh'></big><dt id='i74lh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i74lh'><table id='i74lh'><blockquote id='i74lh'><tbody id='i74lh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l><u id='i74lh'></u><kbd id='i74lh'><kbd id='i74lh'></kbd></kbd>
    3. <dl id='i74lh'></dl>

      <i id='i74lh'></i>

        1. <acronym id='i74lh'><em id='i74lh'></em><td id='i74lh'><div id='i74lh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i74lh'><big id='i74lh'><big id='i74lh'></big><legend id='i74lh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
            幸福荷包蛋

            • 时间:
            • 浏览:18

              現在,每個星期天在珍的店裡做荷包蛋,算是一種紀念他的方式吧,以及那一生隻有一次的愛情。

              又是星期天。我系著一條圍裙在做荷包蛋。說出來沒人相信,對傢事一竅不通的我,做的荷包蛋卻一流,架起油鍋,打蛋,起鍋。單面六秒,雙面九秒。攤出來的雞蛋,白是白,黃是黃,吃得幾乎連舌頭都想吞下去。

              這不是我的自誇,我那個開西式早點店的女友珍不隻一次和我說,好些客人老是追問,老板娘老板娘,為什麼隻有星期天早上才有好吃的荷包蛋?

              不做傢務的我練就的荷包蛋絕活,原是為瞭他。與他相遇,是我一生最燦爛的日子。

              即使是天天速食面,他也吃個精光。然而我已決定努力學做菜,從荷包蛋開始。為此還買瞭一口平底鍋,趁他不在時偷偷試,我要做最好的荷包蛋給他。

              笨手笨腳地叫滾油燙傷瞭手,他捧著我的臉說,別勉強自己,會不會做都不重要,重要的是我愛你。啊,那時我真的相信愛情超越一切,也真的相信我們會這樣白頭到老。可是最終,我雖然做出瞭最好的荷包蛋,卻還是失去瞭他。

              唉,20歲,好像已經是上個世紀的事瞭。那時我多可愛,一心一意地為他做點什麼。明明是極厭惡極無趣的事,但,因為他,甘之如飴。有些事,有些心情,一生隻一次,像是種過牛痘瞭,就不可能再發生瞭。

              平靜提出分手的,是我。理由是:性格不合。當時大傢年少氣盛,為一些小事,誰也不肯退讓。

              後來畢業瞭,他去瞭歐洲,我仍然常常做荷包蛋,隻是再也不吃瞭。

              仍然會想起那些日子,那時再愛睡懶覺,也總惦記著起來給他煎荷包蛋。一個雙面,一個單面。

              現在,每個星期天在珍的店裡做荷包蛋,算是一種紀念他的方式吧,以及那一生隻有一次的愛情。

              看看鐘,已經站著煎瞭四個鐘頭的荷包蛋瞭。我停止胡思亂想,低下頭收拾東西。身後服務生叫道:白姐,還有一個雙面,一個單面。

              SHlT!我心裡罵道,頭也不回地說,告訴客人我下班瞭,下次請早。

              "但我堅持,小姐。我已經等瞭六年,而我再不想多等一分一秒。"

              我霍地回頭,淚盈於睫。